? 5元扫雷小群六百二十一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三国之召唤猛将 5元扫雷小群

三国之召唤猛将

5元扫雷小群六百二十一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

5元扫雷小群六百二十一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2017-11-13 11:52:17Ctrl+D 收藏本站

????苍穹雷鸣电闪,照亮了夜空。 .

????滂沱大雨浇灭了洛阳周遭的大火,让许多百姓避免了家破人亡,生灵涂炭。

????秋风裹挟着劲雨淋湿了汉军将士的战袍,寒冷的秋风吹在身上让将士们时不时打个寒颤,但有大汉天子随军亲征,同淋雨共披风,谁又有资格抱怨或者畏缩不前?

????刘辩浑身早已湿透,湿漉漉的如同刚从水中捞出来一般,他甚至拒绝了文鸯递来的斗笠与蓑衣:“十万将士绝大部分都淋在雨中,他们都为了大汉的重新统一而栉风沐雨,他们为了朕的江山浴血奋战,朕安能不与他们同甘共苦?”

????旁边的张飞策马提矛,大声咆哮:“儿郎们,看到了么,我大汉天子与将士们同甘共苦,谁还敢埋怨不满,畏缩不前,俺燕人张翼德第一个不答应!”

????此时,曹**亡的消息还仅仅限于守卫洛阳宫的部分曹魏精锐知晓,还没有大规模扩散,兵临城下的刘辩尚且不得而知。

????“呛啷”一声,刘辩拔出了赤霄剑,在闪电的照耀下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光芒:“将士们,骤雨虽大,但也淋不湿我们一统天下,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的决心!曹操就在洛阳城中,攻破洛阳,生擒曹操,则统一河北指日可待!”

????“誓破洛阳,一统天下!”十万将士在雷鸣电闪,滂沱大雨中高举兵器,大声宣誓。

????刘辩吓得急忙摆手:“将士们放下武器,放下武器,天空雷鸣电闪,切记尽量不要登高,也不要高举金属,以免引来雷电。雨大湿滑,雷电交加,大伙儿尽量小心翼翼,以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滂沱大雨之中张飞手提丈八蛇矛一马当先,秦怀玉催促呼雷豹,背悬四棱金装黄金锏,手提金纂提炉枪紧随其后,刘辩与文鸯自统中军,樊梨花马忠(蜀国)张良等人押后,总计十万大军冒着滂沱大雨,不辞辛苦的朝洛阳急行军。

????随着时辰的推移,大雨越来越稀疏,闪烁的电光与轰鸣的雷电逐渐散去,汉军将士重新点燃松油火把,踏着脚下的泥泞朝洛阳全力进军。

????雷鸣电闪照亮了夜空,也掩盖了汉军的行踪,直到十万大军逼近洛阳城四五里的时候,曹魏的斥候方才发现了汉军的踪迹,吓得魂飞魄散一般前往洛阳宫禀报。

????由于天降暴雨,洛阳宫金銮殿的大火很快被浇灭,虽然大殿坍塌成一团废墟,但并没有波及相邻的宫殿,总算保住了这座气势宏伟的皇宫。

????司马懿与贾诩一直在苦劝曹彰率军火速离开洛,渡过黄河前往河内与曹仁汇合:“齐王殿下,刘辩率领的十余万汉军早已过了荥阳,距离雒阳不过数十里路程,倘若被堵了四门,怕是要全军覆没啊!所以为了大魏的前途着想,请齐王殿下传令,全军火速撤出洛阳,北渡黄河。”

????此刻曹彰正与许褚率领了数千曹魏死忠冒着秋雨,在遍地废墟中搜索曹操与典韦的尸体,直弄得满身泥土,被大雨淋的蓬头垢面。只是金銮殿高大巍峨,坍塌下来的废墟堆积如山,再加上天黑雨大,仓促间想要搜出曹操的尸体又谈何容易?

????听了贾诩与司马懿的对话,曹彰不由得勃然大怒,咬牙切齿的道:“你们两个给我住口,父皇在世之时将你们依为肱骨,不曾亏待你们吧?难道你们想让父皇葬身在这片废墟之中,死无葬身之地么?”

????“陛下自然待臣等恩重如山,我等虽死不能相报,可是这形势紧急啊……”司马懿心中叫苦不迭,极力争辩。

????“闭上你的狗嘴!”

????不等曹彰搭话,旁边怒不可遏的许褚已经拔剑在手,“只要陛下的遗躯一天搜不出来,就一天不许撤退,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要死守洛阳。谁敢擅自离城,休怪我剑下无情!”

????曹彰抬起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与汗渍,吩咐旁边的曹纯:“子和将军,麻烦你带人守住洛阳四门,命朱韬邓略率兵登上城墙,准备好滚石擂木,严防死守。我与许仲康何时挖出父皇的遗躯,大军何时撤退!”

????曹纯刚要抱拳领命,就看到斥候慌慌张张的飞奔而来,踉踉跄跄的跪倒在曹彰许褚等人面前:“齐王殿下,许将军,大事不好了,汉军已经兵临洛阳城下,距离东门仅剩四五里路程,不知陛下何在?请速做定夺啊!”

????“完了,完了,这下谁也走不了啦!”司马懿闻言大惊失色,捶胸顿足的连声埋怨,“当断不断,作茧自缚,陛下若是九泉之下有知一定无法瞑目啊!”

????曹彰勃然大怒,一把揪住司马懿的衣襟大声咆哮:“司马仲达,你这话是何意?为人处世孝字当先,身为人子,难不成让我把父皇的遗躯抛在洛阳,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么?身为臣子,难道你忍心看着君主暴尸瓦砾之中么?我看你就是个不忠不义之徒,倘若再敢出言蛊惑军心,休怪本王剑下无情!”

????好汉不吃眼前亏,望着曹彰发狂一般的表情司马懿只能服软:“齐王殿下息怒,息怒!臣也是为了大魏的前途着急上火,方才口不择言,请齐王殿下息怒!”

????旁边的贾诩也去拉曹彰揪着司马懿衣襟的手掌:“陛下已经驾崩,大敌当前,切勿再起了内讧。司马仲达也是为了大魏的社稷着想,并非忘恩负义,还请齐王陛下息怒!”

????“哼……看在你过去的功劳上,本王饶你这次!”曹彰这才恨恨的收剑归鞘,望着许褚与曹纯,一脸茫然的道,“如今汉军已经兵临城下了,我等该如何是好?”

????许褚平日里虽然鲁莽,但此刻却表现的异常冷静,双手抱在胸前斩钉截铁的道:“不管如何,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不能置陛下的遗躯于不顾。不如齐王陛下与我率将士们登上城墙死守,尽量阻挡汉军入城,留下子和将军带着御林军继续搜索陛下的遗躯,等找到之后交给我许褚背在身上突围!”

????曹彰颔首赞许:“父皇果然没有看错仲康,在我大魏之中,要论忠诚你与典韦首屈一指。你我马上集结将士守城,留下子和在这里继续搜索父皇的遗躯!”

????“请齐王殿下放心,我曹纯就算挖断五指,也要把陛下的遗躯搜出来送回大魏安葬,让孟德……入土为安呢!”曹纯说到最后想起与曹操的交情,不由得泣不成声,提着曹操的表字嚎啕大哭起来。

????曹彰又怒视了贾诩与司马懿一眼,叱喝道:“你二人留下来协助子和寻找父皇的遗躯,若敢再出言蛊惑军心,休怪本王剑下无情!”

????安排完毕,曹彰与许褚各自披盔挂甲,下令吹响集结号角,率领了四万多魏军登上洛阳城墙,拉起吊桥,关闭城门,决心死守到曹操的尸体从废墟中出现为止。

????曹纯率领着数千死忠冒着零星的秋雨继续在废墟中搜索曹操的尸体,司马懿则与贾诩愁眉苦脸的来回踱步,对目前这种局势束手无策。大厦将倾,已非人力所能挽回,除了顺天应命,别无他法!

????“文和兄,借一步说话!”瞅着曹纯不备,司马懿向贾诩抱腕施礼,邀请他到偏僻之处说些悄悄话。

????贾诩眉头微皱,手抚山羊胡道:“仲达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何须避讳?”

????司马懿讪笑道:“大魏将倾,你我也该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了,难道文和真想以死殉国?人多耳杂,说话不便,我想你是个聪明人,随我来吧!”

????司马懿不等贾诩回答,袍袖一拂,径直走向僻静之处,心中暗自思忖:“贾诩,我想你一定会跟来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