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元扫雷小群二百二十四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三国之召唤猛将 5元扫雷小群

三国之召唤猛将

5元扫雷小群二百二十四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5元扫雷小群二百二十四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2017-11-13 11:42:9Ctrl+D 收藏本站

????延德方丈的禅房位于僻静之处,与寺庙前院的厢房隔绝,平日里有几个僧侣轮流巡守,私密性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

????延德方丈带着周仓进入禅房之后盘膝而坐,吩咐周仓在自己对面坐了:“圆通啊,坐下听师父给你讲讲我的故事。”

????周仓喜出望外,在延德方丈对面盘膝而坐:“弟子早就想知道关于师父的事迹,愿闻其详!”

????延德方丈双目微闭,侃侃道来:“我本姓杨,祖籍并州太原郡,父亲姓杨名业,母亲姓佘。”

????杨家一门忠烈,周仓自然知道杨业与佘赛花的姓名,此刻听了延德方丈所言,不由得惊讶不已:“唉呀……师父的令尊竟然与我大汉满门忠烈的杨老令公同名同姓,而且母亲也是同姓,真是太巧了。”

????“呵呵……那杨老令公就是我父亲!”延德方丈苦笑一声,“佘太君就是我的生身之母,杨延昭杨延嗣都是我的兄弟。”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周仓闻言不由惊得合不拢嘴巴,“师父你竟然出自满门忠烈的杨家?”

????延德方丈面色如霜,双目微闭,似乎沉浸在了过往的回忆之中:“我本名杨春,表字延德,在杨家排行第五,人称杨五郎。”

????“昔年我随父亲镇守边关,匈奴大举来犯,朝廷与并州刺史迟迟不肯派遣援兵,我们父子最终寡不敌众,惨遭包围。大哥二哥三哥尽皆战死沙场,四哥也不见了踪影,与三位兄长不同的是没有找到遗躯。我死里逃生,得到一个小沙弥的救助,剃度成为僧人,侥幸逃脱了性命……”

????周仓一脸惊讶之色:“唉呀……徒儿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原来师父是杨家五郎,只是徒儿不明白的是,师父为何放着将军不做,却跑到荒山野岭中的寺庙出家?”

????杨五郎面无表情的道:“我对昏暗的朝廷已经绝望,对自己也很失望。我的四位兄长战死沙场,而我却贪生怕死做了逃兵,日后有何面目再上沙场,有何颜面面对父母兄弟?对我杨五郎来说,遁入空门也许是最好的解脱!”

????周仓据理力争:“可朝廷昏暗那是以前的事情,自从当今圣上定都金陵之后,百姓安居乐业,能臣云集,大汉雄师所向披靡,王师所到之处百姓夹道欢迎,人心所向。徒弟相信在陛下的治理下,大汉一定再开盛世,国泰民安。”

????平日里木讷憨厚的周仓此刻提起刘辩一脸尊崇,竟然说得头头是道,文采斐然,杨五郎闻言一脸诧异:“圆通,你平日里寡言少语,为何对朝廷的事知道的如此清楚?”

????“我在天子手下当过将军,当然知道了!”周仓激动之下口不择言,把自己出家前的身份曝了出来。

????杨五郎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微微颔首道:“果然不出为师所料,我看你一身武艺,膂力过人,身上留着几道疤痕,就猜测你十有**曾经做过官兵。但不知你曾经在何人手下效力?”

????“回师父的话,当年弟子曾经给汉寿亭侯关云长扛刀!”周仓一脸心驰神往的表情,对关羽的崇拜胜过师父几分。

????杨五郎同样一脸钦佩:“关将军义薄云天,骁勇过人,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圆通你能在他身边伺候是你的福气,为何突然跑到琅琊出家?”

????当下周仓便把自己出家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叹息道:“弟子自感有负陛下所托,无颜见圣上与君侯,只好遁入空门。”

????“想不到圆通你这粗犷的外表之下竟然也有这样一段儿女私情,看来你还没有放下尘世间的事情啊!”杨五郎双手合十感慨一声,话锋一转,“其实为师又何曾放下?”

????周仓一脸疑惑:“不知师父此话怎讲?”

????杨五郎道:“这几日听闻下邳城破,老母与几位弟妹尽皆被魏军俘虏,我忧心如焚,彻夜难眠,根本做不到六根清净,不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真是惭愧啊!”

????周仓平日都在教导寺中的僧人武艺,对于世事很少打听,因此并不知道下邳城破的消息,此刻听了杨五郎的话登时吓了一跳:“啊呀……下邳城被攻破了?佘老太君被捉了?这可如何是好?不如咱们师徒蓄发还俗,帮助秦叔宝将军夺回下邳吧?”

????杨五郎摇头道:“为师已决定此生陪伴青灯木鱼,弘扬佛法,普渡世人,岂能半途而废?不过,今日怕是需要开一番杀戒了,真是好生让师父为难!”

????“呃……莫非师父所指是白天来的这伙商旅?”周仓抚摸着锃亮的脑袋问道。

????杨五郎点头道:“正是!白天那被称作环玉的女子并非别人,而是我的堂妹杨玉环,刚刚在春季被东汉的皇帝册封为美人,没想到竟然出现在了兴国寺。”

????“如此说来,这帮人莫非是曹操的部下?”周仓抚摸着浓密的虬髯猜测道,“师父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杨五郎微微一笑道:“玉环天生丽质,倾国倾城,我这个兄长怎么会认错?而且玉环也是看我面熟,我只是怕引起这帮人的警惕,所以没有与她相认。”

????周仓一拍大腿跳了起来:“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俺不做和尚了,今日说什么也要杀光这帮魏狗,救出杨美人,以报答陛下的恩情!”

????“你的确不适合做僧人,这件事过后就蓄发还俗吧!”杨五郎点头答应了周仓的请求,“救了天子的美人,算的上大功一桩,也可以洗刷你被女人戏弄的耻辱。”

????周仓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弟子这就去集合全寺武僧,把这些魏狗统统杀掉,解救杨美人。”

????“且慢!”杨五郎伸手挡住了周仓,“咱们兴国寺有三百多僧人,其中武僧有三分之二,按理来说完全不用惧怕这百十名魏卒。只是其中的那个魁梧大汉看起来绝非等闲,力敌并没有绝对把握,所以圆通你决不可鲁莽行事。”

????“那该怎么办?”周仓蹙眉问道。

????杨五郎略作思忖道:“可惜咱们佛门之地没有**之类的东西,仓促间也不知道去哪里买,可派几个沙弥下山购买一些浊酒招待他们,灌醉之后趁夜间动手。”

????周仓立即按照杨五郎的吩咐派遣了十几个僧侣下山,以招待客人的名义到镇上的酒铺购买了二十坛美酒运上山来,并派遣了一个能言善辩的和尚给蒯良等人送了过去:“鄙寺方丈正为修建僧舍发愁,施主的香火钱解了燃眉之急,方丈无以为报,特送来美酒二十坛略表谢意。”

????“请代我向方丈道谢!”蒯良双手合十致谢。

????等僧人走后,蒯良立即正色警告垂涎三尺的许褚等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佛门乃是清静之地,堂堂的和尚竟然给客人提供酒肉,只怕其中有诈。任何人不准擅自饮酒,夜间小心提防。”

????“嗨……蒯子柔你是不是太过于谨慎了?”许褚生平最爱美酒,此刻见了二十个酒坛早已把持不住,对蒯良的话并不以为然,“人家和尚都说是为了答谢咱们的香火钱才买来的,你何必疑神疑鬼?”

????蒯良压低声音道:“白天你可曾听见杨玉环与那方丈之间的对话?”

????“莫非这里面有玄机?”许褚恍然顿悟,仔细回忆白天在大殿上的时候杨玉环与那方丈之间的对话的确有些蹊跷。

????蒯良点头道:“二人多半是旧识,那和尚只是怕引起你我的怀疑,才不敢与杨玉环相认。刚一转眼就派僧侣送来美酒,只怕其心叵测,大家今夜不仅不能饮酒,就连觉也不能睡,加倍提防,免得出现差池。”

????得了蒯良提醒,许褚等将士只好强忍着美酒的诱惑,草草吃了一点自己携带的干粮,把钢刀佩剑长枪等武器放在床头,小心翼翼的聆听外面的动静。

????半夜时分,杨五郎脱掉袈裟换上一袭劲装,与周仓带领了百十名武僧,全部携带棍棒,蹑手蹑脚的摸到了蒯良等人下榻的厢房,并命令其他的二百名僧人手持刀枪棍棒在外围埋伏,不许放走一人。

????月光照耀下忽听“咣当”一声,许褚一脚踹开房门,手持虎头刀冲了出来:“好一个黑心的寺庙,竟想用美酒灌醉我们,杀人越货?也不睁开眼睛瞧瞧,吾乃魏国四灵大将之一,谯郡许仲康是也!”

????许褚话音未落,大刀翻飞,在月色照耀下银光霍霍,眨眼间便砍倒四五个僧侣,一口大刀无人能挡。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好一个贼窝,将士们给我杀!”蒯良手提佩剑站在杨玉环的厢房前,指挥乔装打扮的魏卒斩杀僧人。

????“贫僧乃是大汉周仓是也,吃我一刀!”周仓暴喝一声,挥舞大刀砍翻了两名魏卒拦住许褚厮杀。

????许褚发出一串鄙夷的大笑:“哈哈……你就是给关羽扛刀的家伙?你非我对手,速速退下换关羽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